你的位置: 首页 > 科学

隐藏电影中细节 隐藏 电影

2021-08-02 02:11:52 |

隐藏电影中细节 隐藏 电影

电影《驴得水》有哪些隐藏的小细节?

《驴得水》是开心麻花的第二部电影作品,我觉得也是最成功的一部。

和第一部《夏洛特烦恼》和第三部《羞羞的铁拳》不一样,《驴得水》没有那么高

的票房。

仅仅1.72亿。

但对于没有沈腾,马丽,艾伦这些影响力比较大的演员.压阵的《驴得水》,没有那么大的票房号召力,这样的成绩已经足够好。

因为它的成本只是1000万元。

而如果启用沈腾等,人演绎这样-部压抑的作品,我想也不会达到更好的效果。

《驴得水》的.上映海报的宣传语是“讲个笑话,你可别哭”

说实在的,看完真的想哭。

影片笑着开场,哭着结尾,剧中的人没有哭,看电影的人却都有想哭的冲动。

《驴得水》从话剧搬到电影,台前幕后都是原班人马,无疑是成功的。

而一曼的扮演者任素汐,更是在此之前演了五年的话剧。

有人问她扇自己耳光的戏是怎么拍摄出来的。

她是这么回答的:“从2012年话剧演出开始,就每场都这么扇,到目前有一百多场了。

每次演就像死过一遍,消耗太多了。

有时候巡演,如果连演五遍以上就会受不了。”

电影里的张一曼虽然风流,却又单纯没心机,率真不做作,毫无婊气。

她享受的是纯粹的性,是性本身。

她和裴魁山。上过床,却并不要裴魁山的爱,也拒绝了有可能更好的工作。

面对裴奎山的表白,她只说“我没想到你会那么想”

她用身体留住了铜匠,却也不想破坏铜匠的家庭,催促他快回到自己老婆身边去。

她并不是要从男人身,上得到些什么,而是单纯的,享受单纯的性。

所以最后军官的强奸,她是拒绝的。

而这次,轮到她自己被校长剪头发。

很多人不理解,为什么铜匠非得要剪掉一曼的头发,杀掉她不是更解气?

因为爱。

铜匠动了真情。

和大多数凡夫俗子一样,铜匠以为对方交出了身体,那便是有了真爱。

他以为一曼也是喜欢他的。

所以他舍不得一曼,在一曼 整理他的纽扣时,他傻傻地说卷发真好看。

于是一曼拿出了剪刀剪下一缕头发,说,既然你说好看,那就送你做一份念想吧。

而这,更加深了铜匠的误会。

所以铜匠会在家里和妻子做和一曼做过的动作来想念一曼,在暴躁的妻子来找一曼的麻烦的时候挡在一曼的前面。

而变得邪恶,是对一-曼死了心。

只有从误会爱的根源剪起,才能解除心头之恨。而他要剪掉的,恰恰是一曼最在乎的。

而真心在乎一-曼的,很久以前还有-个裴魁山。

他也是真心爱一曼的,真心的。

他将一曼规划到自己的未来里,提出事情败露后可以通过他的同学去西南联大做助教。

而一-曼拒绝了。

“我说我喜欢你,我想娶你,我想跟你过一辈子”“你觉得我是那种能跟你过一辈子的人么”

“我觉得你是啊”

“你第一天认识我啊”

“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,所以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”在他的眼里,一曼 是纯洁的,不是浪荡的、

他认真了。

所以在张一曼拒绝自己后,他再次选择了坚持。

而当得知张一曼和铜匠睡了以后,裴魁山彻底崩溃了。

他变得自私,刻薄,开始恨这个集体,唾骂一曼是个婊子。

他爱的时候就想把全世界都给她,而恨的时候,骂她时也骂得最难听。

他是真实的,一直都是。

而被现实改变了的,只有一个人,他叫周铁南。当他拿起剪刀,阻止他们杀驴的时候。

-枪下去,孙佳惊恐的回头一-看,周铁男倒在了地上。如果就这么死去,我想他会成为这部电影里的英雄的。

可偏偏这部电影,不需要英雄,导演是残忍的。

他偏偏不让周铁男英雄般的死去。

当他醒过来,感叹了一下我没死的时候,特派员的枪直接顶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这回他怕了,他屈服了,他跪下的那一-刹那,我觉得有一个响亮的耳光也打在我自己的脸上。

那是他整个世界的崩毁。

有谁还记得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那经典一幕吗?

小明对小四说: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这个世界不会为你而改变什么的,我就像这个世界一样是不会为你而改变的。

而从来没有被人用枪打偏过,于是他跪了。像很多无知者无畏的人。

当战争来了,周铁男可能是第一-个举手报名上阵杀敌的,可到了战场看到了同伴的尸体,或者受了点轻伤,他又可能是第一一个投降或者逃跑的人。

只有特派员的第-枪把他打死了,他才做得成英雄,但是或许他根本没准备好做这个英雄。

他是被改变的最多的,从敢出声到不敢出声,从横冲直撞到唯唯诺诺。

所以在-曼后来差点被军官强奸的时候,他蜷缩在一角,不敢出声,连特派员秘书都鄙视的看了他一眼。

在那一-枪之前,我们都是周铁男。

而那一枪之后,敢于二次赴死的人,还有么。

所以,在利益、恐惧的驱使下,好人却能做出最让人寒心的事。

《驴得水》塑造了这么多鲜活精彩的人物,是《夏洛特》和《羞羞》所比拟不了的。

然而我不知道相比于影片所塑造的那个悲剧的时代,我们所生存的现实世界,是不是一-样让人想哭。

也许特派员也不过是换了名字,我们的生活中又有多少像铁男,一曼,裴魁山,铜匠这样的人。

可能到时候我也会,讲个悲剧,你可别笑。